文章详情

环球黑龙江齐齐哈尔黑臭水体2汽车0年无人问 巨大臭水湖污染严重

发表于:
2020-02-26 00:03:21
作者:
新华北网
时代环球网---环球经济日报

水体发黑发臭是严重的水污染现象,不仅影响环境景观,也影响人们的身体健康和生产生活。生态环境部联合住房城乡建设部启动了2018年城市黑臭水体整治环境保护专项行动,5月到6月,督查组分三批对全国36个重点城市和部分地级城市开展现场督查。

在第三批城市黑臭水体整治环保专项行动中,督查人员接到群众举报,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,竟然有一个已存在20多年的巨大臭水湖,这是个什么样的湖呢?前不久,记者赶到当地进行调查。

央视记者:粗略一看,人们会以为我身后的这个大湖是自然形成的湖泊,但实际上,它是人为排污造成的类似湖泊一样纳污湖,站在它的旁边,已经有一种非常难闻的臭味,而且湖水全都呈现出深红的颜色,岸边还有一些白色的泡沫和垃圾。

这个臭水湖位于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的西南角,约为90万平方米,相当于120多个足球场的面积。

胜合村村民:老大味了,屯子全都是味儿。(开春时)最臭,都捂一冬天了。比大粪坑都难闻,呛得不行。冰一化,那臭啊,刮这风,这屋呆不了,刮那风,那屋里臭。

经过估算,臭水湖的平均深度约为2.5米,水量为225万立方米,长期以来,它就像长在城市旁边的一颗毒瘤,使周围的老百姓深受其害。胜合村是离臭水湖最近的村庄,在一村民家的院子里,记者看到,从压水井里打上来的水已经变成了黄色,还带着臭味。村民吴艳通过抽水泵,从地下50多米往上抽水,虽然颜色不再是黄色,但同样也有问题。

胜合村村民吴艳:抽上来是清的,过两小时就红色了,上面一层油,都是红锈,要是做饭呢,味儿很难吃,没法说,臭烘烘的。

村民反映说,有关部门曾经也对地下水进行过化验,反映出来是已经受到污染,不能饮用,后来只好从远处引来自来水,暂时解决了饮水危机。但除此之外,并没有更多的治污动作。

督查人员在臭水湖里取水样监测,结果显示,化学需氧量高达1120毫克/升,溶解氧为0.71毫克/升,氨氮浓度86毫克/升,按照城市黑臭水体污染程度分级标准,这段水体已为重度黑臭。

第三批城市黑臭水体整治专项行动第31督查组协调员阿彦:我们非常惊讶,这是一个全国罕见的严重污染的环球水体。

第三批城市黑臭水体整治专项行动第31督查组成员王亭亭:给人的第一感触就是面积之大之广,非常震憾,就是又臭又脏,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。

>>污水厂是摆设废水直排臭水湖

一个严重影响群众生产生活的臭水湖,竟然存在了20多年,对这个臭水湖,村民们是年年反映年年告,可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,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

村民反映,臭水湖最初并不是湖,它只是一片低洼地,上世纪80年代以来,在它旁边建起了一个昂昂溪造纸厂,随后企业开始不停地向里面排污水。后来,附近的荒地上也盖起了楼房,发展起来昂昂溪区的街道,城区的生活污水,连同后来出现的安泰生物、丰源肉联等企业的污水,一起进入洼地,就逐渐形成了眼前巨大的臭水湖。一胜合村村民跟记者说,底下的管道始终往外排出红色的污水,还带着臭味。

事实上,流到湖里的这些污水,原本都是应该被收集处理的,然而当记者来到湖边的昂昂溪污水处理厂时,却发现里面静悄悄的,根本没有运行的迹像。

昂昂溪区污水处理厂厂长李旭:它用了一套一体式过滤机,取代预处理,它根本就做不到这个,预处理就不行,那底下那个曝气头,不是比较细的孔径吗,预处理不行,沉渣呀,污泥呀,进来以后就会堵塞这个滤头,营运一段时间就堵,堵完后很难清,它底下就没有检修层,所以营运起来相当费劲,后来实在是不行了,那就停吧。

昂昂溪污水处理厂在2012年开始建设,2016年7月开始运行,断断续续运转了几个月,在2017年7月就因为设备达不到要求被停止运行。在旁边的几家企业,记者看到,由于接到通知要求整改,它们目前全都处于停产状态。在一家名为丰源肉联的企业里,记者看到,屠宰车间灯光昏暗,设施简陋,地上仍残留着一些猪毛和血水。

央视记者:全是人工屠宰的吗?

屠宰场负责人:对。

央视记者:一次屠宰多少头啊?

屠宰场负责人:二三十头,不一定,最多的时候五六十头。

据介绍,这家屠宰场出来的废水每天有50吨左右,污染物浓度较高,但企业负责人介绍说,它们都进入了旁边的安泰生物污水处理站一块进行处理。

在安泰生物企业的厂区里,有关负责人介绍,企业生产的主要为酵母产品,排放的工业废水每天也有1200吨左右。

央视记者:处理后的COD(化学需氧量)是多少?

安泰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田兆春:我们按照以前城市污水处理厂是三级标准,三级国家标准是500,但是区里要求是300。

相关文章推荐